不若戏世间。

硕果南枫叶,小桥淮上吟。
季家儿初成,双珏配金旭。
缓带裘轻袍,年方冠弱玉。
志立战八方,护我山河康。

「家宣」古风。补招

#欢迎来到485089908#

友军还有三秒到达战场,请做好准备。

“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啦!”

————————

快板这么一打啊,别的咱不耍。
单说说这个倾乾家,又要招新啦。
家里是古风,平日欢乐多。
涉及剧组您别着急,先来听好咯。

古原占大头,张嘴诗赋来。
一旦聊到嗨起来,大家都给你打call

古剑为根本,刀子擦心过,论这琴心永夜不离分,还有魔曦呵呵呵。

琅琊接着来,朝堂也诡谲,苏哥哥我们声声唤,您呀悠着点身体。

魔道怎可忘,老祖人气高,家族宗室江湖梦,我骑苹果先遛。

豪情半壶酒,刀光剑影匆,非铁木真也要射雕,克蓉顶个天。bushi

近代也涉猎,伪装不可泄,乱世更需才人出,赤子心追梦。

容我呷口水,脑洞已枯竭,匆匆想起还欠一事,家里需要小宠物。
给你宠上天,还塞高级粮,逗笑全承包。

至于有没有,反正全瞎说,不如你进来瞧一瞧,实践出真道。

巴扎黑!

簪花错(二)

*私设义城时期小朋友组年龄统一十六岁,前文开头写的都是过去五年间的事情。后文偶尔穿插回忆。稀奇古怪的写法望不嫌弃。
*最近忙着兼职,拖沓了,抱歉。
*您的好友欧阳子真已上线
*这章略长。x

————————————————————

贰.所谓执念

    静室内暖炉如春,案上置着冰蓝纹瓷炉,清冷的檀香从镂空炉盖中袅袅升起,染得满室暗香。榻上双双卧着两人,合衣抵足,难舍难分,半透着的帘纱盈盈迤地,帘内一双人好梦正眠。
    忽然帘内有人影动了动,却是魏无羡率先睁开了眼,身体还有着昨夜云雨的痕迹,难以启齿的地方也传来阵阵异感,腰腹之处更是酸痛无力。魏无羡暗自腹诽,蓝湛的体力也忒好了些,这叫一身老骨头可怎么承受?他边想着,边将手悄悄地从蓝忘机的怀抱里抽回来,移到腰间慢慢揉着。余光瞟了一眼,见蓝湛仍在熟睡,嘴角微翘玩心渐起,又缓缓转过来与蓝忘机相对地侧躺着。魏无羡伸手勾起蓝忘机散落在枕畔几缕长发,檀香的味道丝丝绕进了他的鼻翼里,让魏无羡又忍不住凑前了去,再凑前了去,待眼神清明后魏无羡发觉,他与蓝湛的距离已不过毫厘之间。
    这样近的距离,蓝忘机呼吸间喷洒的热气尽数呼在了魏无羡的面庞,渐起的温度并不令人觉得燥热,反倒心生安宁。
一个熟稔的称呼由心而生。
    “魏婴。”蓝忘机突然醒来,浅色的琉璃眸子目光深邃,刚睡醒的嗓音低沉且又磁性。魏无羡吃了一惊,没想到他会这么快醒过来,本来生了许多玩闹的小点子这会儿可都泡了汤。蓝忘机伸手,替他掖了掖被角,道:“我听见了。”
    “嗯?你听见了什么?”魏无羡倒显得极其享受这般待遇,大大方方地往被窝里缩了。
    “听见你喊我。”蓝忘机揽过魏无羡的腰,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手放在他昨晚备受折腾的腰肢处,用恰到好处的力道替他按揉。魏无羡闻言方觉起,刚刚出神时竟是不由自主把蓝湛的名字喊出来了,笑着说:“含光君在梦里都能听得动静,这般修为,厉害厉害!老祖我甘拜下风。”笑罢又凑上去,两指并起挑了挑蓝忘机的下颔,眉间轻佻,戏谑道:“不如也教教我呗?蓝二哥哥。”
    蓝忘机方是晨起,又被魏无羡这么一撩拨,目光微沉,眼底似有无声涌起的波澜。两人距离越靠越近,正欲吻下时,屋外突兀响起的驴叫声却搅乱了这一池春水。

    “——小苹果,快住嘴别叫了!”

    屋外蓝景仪正在奋力拉住上蹿下跳的小苹果,蓝思追拿着一只苹果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蓝忘机与魏无羡二人穿戴好衣物后出门看见的就是这副场景。
    魏无羡一个大笑险些没憋住,好不容易忍了下来,才开口问道:“思追儿,小景仪,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魏前辈,我们在...”“魏前辈你可算来了,小苹果我都快拉不住了!”见蓝景仪欲哭无泪,魏无羡好心地上去拍了两下驴屁股让小苹果稍微安静一点儿,却得到了小苹果的一记白眼,哭笑不得地转身向蓝湛控诉道:“蓝湛,这驴脾气都快比人还难伺候了!”
    白衣翩翩的含光君闻言微微摇头,看似无奈,缓步走下台阶来到魏无羡身边,道:“是苹果。”
    魏无羡抬头,道:“苹果?蓝湛你是指他们俩拿来的苹果,小苹果不爱吃?”
    蓝忘机点头,望向他的目光温柔如水。二人之间的默契,无他人可代替。
    魏无羡勾唇一笑,无声的柔柔秋波,在两人之间荡漾。
    蓝景仪抬手捂眼,小苹果则嗤出一口热气。
   “魏前辈...”蓝思追硬着头皮上前问道,“为什么小苹果它不肯吃食物?”
    “要说你们吧还是太年轻了,这苹果在地窖里都放了许久,难免有些不新鲜,它当然不爱吃了。”再说这驴的口味一向刁钻,从刚开始遇见就知道了,魏无羡暗自腹诽。他从篮子里挑挑拣拣出一个颜色比较鲜艳的苹果,二话不说塞进驴嘴里。他忽视了小苹果愤怒的眼刀,像表示同情般地摸摸驴脖子:“唉,大雪天的,上哪儿给你找新鲜苹果去?凑合吃吧乖驴儿。”安顿好小苹果,魏无羡转身看了两个小辈,似乎少了一人身影。于是问:“小子真呢?怎么没见他来。”
    “子真说是有要事在身,晚些再来,于是我们就直接与他约在城外见面了。”蓝思追道,“魏前辈,我们今日前来也是为了夜猎的事情...”
    魏无羡一副我懂的表情,拍拍蓝思追的肩,道:“看这雪也快停了,夜猎还是正常夜猎没问题,我让温宁跟着你们,有个照应。哦对了,金凌上回不是发过一张帖子邀你们去兰陵夜猎?”
    蓝景仪回道:“是啊前辈,我们这次便是要去兰陵了。今夜先在别处试试手,等过几天再去兰陵。”
    魏无羡奇道:“以你们的身手当是够了,为什么不直接去?难道说兰陵那边出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也不算是...哎呀,思追!你来解释解释。”
    蓝思追欲言又止,思索好一番复才抬手揖道:“其实是兰陵地界中出现魇魅,虽无伤人之术,却令许多百姓心智溃败,扰乱安宁。晚辈们既与金宗主是故交,当伸以援手。”
听到这番解释,魏无羡双眸微眯,却也不再多问,摆了摆手就让他们回去准备了。待两个小辈走后,才听到身边传来清冷的声音。
   “为何不揭穿思追?”蓝忘机问。蓝思追的话表面上可以说得过去,却经不起推敲。兰陵金氏早些时候虽是内部颇为动荡,但有云梦江氏从后为金凌撑腰,历经五年也算稳定了些。即便是魇魅这等妖物,兰陵金氏也绝对有能力除掉,何须他人援助呢?
   “含光君,你还没有看出来啊?”魏无羡笑嘻嘻地倚着他的胸膛,慵懒地伸了伸腰,道:“小金凌这是想思追他们了,借此机会邀去叙叙旧。左右也无伤大雅,又有温宁暗中护着。”说到温宁时,蓝忘机的脸色微沉,魏无羡哈哈笑得开怀,移开了话题:“金凌倒真是长大了,找理由也找得这么冠冕堂皇哈哈哈哈哈!”

    姑苏城外寒山远去,大雪初霁的山林还尤为寂静,蓝思追与蓝景仪方行至城门,忽有钟鸣声传来。蓝景仪抬头朝不远处的山顶望去,青烟袅袅,但闻佛号阵阵,道:“山上的寺庙都已经敲钟了,子真怎么还没来?”
    蓝思追安抚道:“兴许是有什么事情还未处理完罢。再等等?”蓝景仪略显无奈,摇头回道:“他啊,怕是又在刻苦研习呢!去年我随家里长辈去巴陵做客时就看见了。”

    那时主客皆在正厅中会谈,随行而来的小辈们行过礼后便各自散开了,蓝景仪逮着空隙,便向家仆要了大公子所在厢房的位置,径直寻故友去了。弯过九曲回廊,尽处现一阁,青瓦朱墙,檐边渡了层金色,两扇红漆镂空欲合不合,门内似有一人身影。蓝景仪悄悄走近了,见是欧阳子真,背对着他不知在忙些什么,便故意清咳两声。这厢欧阳大公子被惊了一跳,转过头来见是蓝景仪,笑骂道:“蓝景仪,你要作死吗!”
    蓝景仪故作无奈,一手负在身后,装做老成的模样,道:“实在是子真兄研习入迷,在下自愧不如,又不好打扰与你,只得以这法子自证存在感。”
    欧阳子真听得直翻白眼,又转过身去,蓝景仪见他如此痴迷,也被勾起好奇心,伸着脖子问:“敢问子真兄,你在研习何物啊?这么入迷。”欧阳子真誊写完最后一个字,将用毕的古籍堆放在旁边,又拿起下一本翻看,忙得头也未抬,只得匆匆应道:“抄书呢,景仪你先看看其他的。”
    主人都发话了,当客人的不如从命。蓝景仪也没再与他多说,自己在房内看了一圈,又走回桌案旁,忽然有绿光微闪,蓝景仪察觉到这一丝异动,立即在书堆边发现了原物。
竟是一支木簪。
    簪头雕刻着一只小狐狸,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甚是可爱。簪身被人刻成了波浪形,彼起彼伏,更添几分灵气。正是这样一支模样娇俏的簪子,蓝景仪方才却真真切切看见它发出一丝幽光,仿若何人懵懂初醒时的呢喃。于是蓝景仪问道:“子真,这支簪子可是你的?”
    欧阳子真闻言侧头,看见他指向书边的木簪,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拿起手边的书就遮住那支簪子,眼神飘飘忽忽,不自在地道:“就、就是一支普通的木簪,没什么没什么。”
    蓝景仪见他支支吾吾,说话避重就轻,心道肯定瞒着什么事儿,却又见那遮住木簪的书,封皮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后,瞪大了眼睛,表情立刻严肃起来,追问欧阳子真:“《引生录》?子真,这书你是从何得来的?”
    《引生录》顾名思义,便是存在于修真界传闻之中的一本记录了教人如何起死回生的奇术,传说此书被收于一位隐世高人手中,高人隐居某处不知名的山林间,近年来有消息传出神山的名字,令许多修士前去苦苦搜寻,却仍旧一无所获。书是奇书,但也是禁书,生老病死本是常态,若此法流传世间,后果不堪设想。
    如今这本书,竟在自己好友手中。
    欧阳子真见事情瞒不住了,思虑再三,决定把实情告诉蓝景仪,他走到门边,探出头向四周巡视一圈儿,见无人在侧,便转身将门关上,拉着蓝景仪走向屋里。斟酌片刻,才开口道:“景仪你别多想,我真没其他心思,我只是想帮帮阿箐姑娘和晓道长!”
    蓝景仪奇道:“你身处巴陵,宋岚道长早已带着晓道长和阿箐姑娘的魂魄走了,如何帮啊?”
  “前些日子我不是随父亲去了姑苏吗?那时候你和思追被派出去任务了,我一人在云深不知处里见到了魏前辈,就与他攀谈起来,不知不觉中聊到了当年在义城的事情。魏前辈说,上个月宋道长传信回来了,信里谈到了关于阿箐姑娘和晓道长的近况。”
   “宋道长已经探听到了法子,只是所需之物有些难找...我也听过一些传闻,说这本书里可能记载了些还阳的实例,就想着找来看看,也许能找着有用的东西呢!那样就能帮到他们了。阿箐姑娘那么可怜...她不该受这样的苦。”
    听完欧阳子真一番解释,蓝景仪心头骇浪也平息些许,想起方才有异动的木簪,又问道:“那这支木簪呢?它刚刚可...总之我见它绝不普通,你就这样带在身边,可安全么?”
    谈及木簪,欧阳子真的脸又红了红,声音小了几分,磕磕绊绊解释道:“这木簪...是我当年在义城捡到的,就是、哎呀就是阿箐姑娘曾经戴着的那支!”闻言,蓝景仪心下了然,当初在义城,子真可是被魏无羡钦点的多情之人,意外拾得此物,保管在身边睹物思人倒也正常。欧阳子真又抓住蓝景仪的手,神情紧张地说:“景仪景仪,好兄弟,我可全部交代了,你千万别告诉别人啊!”
    蓝景仪拍拍胸脯,道:“你放心吧,这事儿我不会说出去。只是义城后都已经过去四年了,有些事情我们力所不能及,子真,你也别太执着了。”
    欧阳子真点头算是应了,可眼神仍旧望着那支木簪,不知在想什么事情。蓝景仪见他这般,也叹了口气。短暂的出访结束后,蓝景仪便随长辈回了姑苏,春夏秋冬又一轮,时间的流逝也将这场波澜渐渐抚平。然所欲所求未熄,命运便会如同石投池水,涟漪终起。
    所谓执念,不过一字情也。

簪花错

魔道祖师同人
欧阳子真×阿箐,含官配、双道。
ooc归我,原著归墨妈妈。
渣反灵芝乱入系列√

更期不定,跟亲友之间开的脑洞。平行线剧情交错模式。
望不嫌弃。啾
第一章双道上线,逗比竹马(?)上线。
————————————————————

壹.山水明月
世间万物的聚散离合,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而这个定数,便叫做缘。命中有缘之人,即使一朝分隔,也会被缘所牵引,踏过山水明月,应邀归来。
白雪纷扬,给这山间幽谷银装素裹,往昔潺潺泉水此刻也息了声响,除偶有风裹着雪而过的呼啸之外,再无其他声音。雪至大时,万籁俱静。唯不远处的一户人家门前尚有灯火,明明灭灭,随风摇曳。清白的热气从烟囱腾出,袅袅而散。
黑衣道人伸手将窗掩上,把寒风寒雪皆挡在了窗外,屋内暖炉正燃,炭火烧得通红,给道人的侧脸也镀上些许橙红的暖光。他的手欲伸不伸,想要靠近炭火,却又缩了回来,然后从怀中缓缓取出两只锦囊。墨为囊的底色,绣了暗红花纹,囊袋又用金线绲了边,密密麻麻,似某种符文。道人将竹椅向后挪了挪,才小心翼翼地将两只锦囊捧在手心,任暖烛抚着。
他望着锦囊,嘴唇翕动,似乎想要说什么,可空无一物的口无法助他说话,只得了两声嘲哳。道人低头,毫无生色的双眼凝视了锦囊一会儿,末了缓缓贴上了它们。在贴上去的一瞬,较为大点儿的囊袋有晶蓝色的光芒亮了两下,竟似在回应。
感受到囊内传来的一点异动,道人久久凝视前方未再动,只将脸更靠近了它。嘴唇无声的翕动,艰难描摹着两个字。
“星尘......”
屋外的风声渐渐弱了,雪中山谷的夜晚更显空寂。道人合衣而卧,将锦囊捧至胸前,阖上了眼。
一夜不眠。
屋外风雪依旧,屋内暖炉如春,倒也可暂时暖了屋内人。

次日的第一捧雪从树梢簌簌落下,宋岚睁开了眼,两只锁灵囊静静地躺在他的胸口上,与他依偎。雪后晴岚,柔软的晨光从窗的缝隙里钻入,洒下一抹晨曦。
今年的冬天来得早,去得也早。这十年来宋岚一直将晓星尘与阿箐的魂魄护养在身边,边寻找打听重塑肉体的古法,遍行山水,遍沐明月。但无论走得多远,每年冬至前宋岚总会回到这座山的山谷来,在山谷里的茅屋内度过冬天的最后一场雪。这山谷,是当年他在义城与众人分别后第一年,寻到的第一个地方。
此地据说是上古时期某灵气充沛之地,受损的魂魄最需灵力来帮助恢复,宋岚打听到这个消息后,便连夜赶路来到这里。然此地历经千万年风霜,灵气已然所剩不多,其他的也只有几处残垣断壁罢了。但总归这里曾灵气充盈,影响盛广,就算这里折损,必然也有其他灵脉尚存之地。宋岚便在此搭建了一处木屋,屋子简陋,却也能遮风挡雨。
往后的三年里,宋岚以此地为中心向周边探查,途中也打听到不少消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条,便是关于灵芝塑身的古法。
关于古法的传闻来源于距离山谷五里之外的明月镇。据说在小镇还未存在时,此地曾遍生一种千年灵芝,名作“肉灵芝”,能医死人、肉白骨,当时便有一个神医将它取来,替重病不治之人还了阳。
可宋岚在小镇探查许久,也未曾见到传闻中的“肉灵芝”,但小镇所处之地,确实灵气充盈。由此可见,这个传闻并非空穴来风。
五年来,宋岚一直在打听有关“肉灵芝”的消息。路途遥远,期间他也曾遇到一位散游道人,便向那道人打听。那道人性情随和,逍遥于世,走过的山水自然比宋岚要多得多,机缘巧合,竟也听来些奇闻轶事。
灵气充沛之地必然天时与地利相合。老道人微抚长须,道:“老朽曾听闻,西域能人异士众多,而天山终年雪没,灵根保存尚好。肉灵芝既然可重塑肉体魂魄,自身生力必定极强。唉!只是这还魂一说......”
“这是真是假,老朽也不知。只道是天命难违,又何来的死而复生呢?不过执念深重罢!还万望道长善自珍重,早日放了你那道友转世投胎去吧。”
宋岚朝老道人拱手一礼,算是谢过,转身便又踏上道路。
寤寐思服,道阻且长。所执深念,不过一人。错不在星尘,债却要他来偿还,每每思及此处,便是肝肠寸断。且星尘一生行善,命不该如此。还有阿箐,那个蹦蹦跳跳的绿衣身影。宋岚悄然将手抚上胸口,两枚锁灵囊正安静地躺在衣里。
然后,向西而行。

自义城一行结束后,也已是第五个年头了。当初稚嫩的少年面容如今都渐趋成熟,愈发地英气。
姑苏的冬天总是美得令人流连,大雪纷纷绵绵,旋转着从天上一路洒落人间,遍地银霜,清幽而又宁静。江南的水是不会冻的,晶莹剔透的雪花轻盈地落在水面上,随水顺流而下,犹如脉脉温情。
早晨推开窗,蓝景仪见到的便是这副美景,姑苏城常年也见不到一场大雪,惊讶得合不拢嘴,连忙回到床前推醒蓝思追:“思追!思追思追!”
“唔......”从睡梦中被吵醒的蓝思追睡眼朦胧,方下床就被他推着来到窗前,蓝景仪献宝儿似的推开木窗,指着窗外白雪。
往日庄严肃静的云深不知处披上了白衣,细雪仍在纷纷而落,钟鼎敲击的声音静静穿过回廊,与风雪共舞。云雾似有若无,拂过庭前,天地仿若一色,万物静眠。雪中的云深较之以往,此刻倒是显出几分柔情。
“雪真大!”蓝景仪才反应过来他二人皆着薄衣,又在窗前看了这么久,未免有失礼数,幸亏没被人看见,否则又要抄家规了,于是关上了窗,转头看向站着不动的蓝思追,拍了拍他的肩膀,喊道:“思追?你发什么楞呢,看呆啦?”
“啊?不是。”蓝思追被他喊回神,回答道:“这么大的雪,山间积雪肯定深,我在担心今天夜猎该怎么办?”
“姑苏的雪来得快去得也快,怕什么!”蓝景仪笑嘻嘻地揽着蓝思追的肩膀,道:“哎呀思追你别担心,说不定路上还能看看雪景呢,难道你不想去?”
“我也想,万一蓝老先生不应允呢?”
蓝景仪听得不禁翻了一个白眼,他这位好兄弟什么都好,就是思虑太多。“思追你可快别说了,呸呸呸...上天保佑,蓝老先生今天可千万别说这话!”灵光闪过,蓝景仪忽然想到了什么,说:“思追兄,我知道有一个人肯定能帮我们。”
“嗯?是谁?”
“你仔细猜猜,云深不知处里谁最能与小辈们打成一片?”
“景仪,我想到了一个人。”
“我也想到了!”
两人眼对眼,异口同声地说出了一个名字:“魏前辈!”

——————————————————————

下一章子真上线,双道见面。

【作词】《山河颂》

《山河颂》
作词:季珏

——————————————
师夷长技,或是百日维新
炮火连甲午,腾龙哀鸣。
汪洋南海荡不去 一腔热血意
且将愤懑化开山之力
裂此道 穹苍不平!
王侯将相何如?
斗你个 翻天覆地。
枪林弹雨 且做淋漓。
悲上主不明 恸贤将星陨!
浩气长存 后人赴继
惟将长夜终开明!

曾有明月皎洁
清风携此英魂入夜
卧听铁马冰河
凛然似从前
只道是 梦里相顾无言。
久默然 问家国尚可安?

曾使长枪退洋夷
头颅弃、热血倾
纵山河风飘絮 万人不离不弃
诸公魂归 且听晚辈一一叙。
江山褪去破碎衣 道焕然一新。
今我华夏盛世载 外敌何敢侵!
诸公且看城长在 巍峨屹立
皆我中国子弟!

诸公笑开颜  晚辈泣涕涟
借此破晓黎明 与君拜别
愿君来生可尽看 山河万里。
免受那战火流离——

只道一朝酣畅梦醒
不见诸公身影。
惟见泛黄定国册 墨染丹青
执笔挥毫 写就登高意
生而为龙 长夜终开明。

万丈荣光
耀我中华
颂我天下
浩然君临!

—〔完〕—

【原创】鲸落

《鲸落》
作词:季珏

你知道鲸落吗?
它在弥留之际,静静地沉入海底,将它的一切回报给养育它的海洋。
一场鲸落,却带给大海希望与生命。
因为这是鲸,给曾经生养它的海洋最后的温柔。

——————————————————————————————————

浅风拂平我的思绪
像宁静的海底
柔波抚过累累疤痕
揽我眠入梦境
海燕低喃 回荡耳畔
予我最后的记忆

曾越过无边幽暗  闻长声鲸啼
我生在蔚蓝的海里
幼眸缓睁 舒尾展鳍
也曾游过浮光荧荧 见星辰大地
银汉浩渺 海鸥翔集
也曾夜幕之下 洒却满腔热情
春夏更替 秋收冬去
心之所向不可诋
只因这温柔来自于你
深蓝的海里

浮沉其中不知岁月几许
但见白帆挂沧云
冰封两极或是脉脉温情
来去冷暖皆自省
于此洋流之中 贪得逍遥
流光醉舞天际 缠绵低吟
是最美风景 长存在我心

日落兮东流而去 昼伏夜色临
我停在微漾的海面
皓月千里 光影沉静
时间消逝于身体 唯将此生息
但求回归 你的怀里
不记铁戟刺我肉 满身血淋漓
只愿闲云 载梦长眠
伴我沉入你眼底
只因这是最后的温柔
尽数还予你

浮沉其中不知岁月几许
但见白帆挂沧云
冰封两极或是脉脉温情
来去冷暖皆自省
于此洋流之中 贪得逍遥
流光醉舞天际 缠绵低吟
是最美风景

若是终听得我心如汪洋
便是我求飞鸟携诗予你
我曾谨记你的养育
如星河般璀璨的你
也想祈求长寿之命
与你同归尘土泉碧
眼泪滴滴融入蓝色的沉静
我葬回深蓝的海底

鲸落无声于天地 是我最深爱的你

〔end〕








写在后面:“鲸落”这个名字非常的凄美,了解这个伟大的过程之后一直想写一首词来赠与那些曾经如此温柔的鲸。
谢谢你们,曾带给海洋一场生机。
你们终会被世界温柔以待。

【填词】予妻书。

《予妻书》【试填】
原曲:夏恋
词格沿用:狐不举—风花雪月
翻填:季珏

文案:
此日风雨大作,冬寒呼啸,初春未及,被衾如铁。却忆胶漆之时,脉脉温存,而今天各一方,不胜相思,怎恁离愁。吾赴乡迎考,此心不离汝。檐外更残漏,但凭家书寄天地,惟愿吾妻尚安。

雾锁江南月锁楼,
笛飞洛城花飞红。
关山几重惘轻舟,
昨夜相逢是梦中。

-------------------------------------------------------------------------------------------------------------------

寒山远去暮霭猿啼乌残
晓看烟波千里月照孤还
忍把平顺渡西岭雪窗含
且将红豆入骨诉与妻来

繁花未谢 衣衫清冽
人面笑语 戏若世间
笔墨飞扬 知己难求
得汝之幸 人面红颜

未骑竹马 却绕青梅
未乞巧月 却缘红线
但吟东风 闲云入怀
此间情窦 初开

莫问红尘茫茫归处何在
莫叹人不如初悲兰画扇
蓬山长恨绵绵终有时尽
便将黄泉碧落皆作淋漓

莫将君心抵作炎凉世态
莫忘流水东去高山亦在
清风盈袖自留嵇涛相决
妄佞红口丹心何须辨言

歆羡鸳鸯双宿还
雁书遥寄云中来:
“生当不离死当别,
蜡炬成灰泪始干”

念白:“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与月。”

阴晴水调 古今难全
汉宫秋月 塞上孤圆
天地蚍蜉 星汉难越
此间风月 不绝

莫悲泠泠独奏石溪柳岸
莫惧苍穹无情十年亭盖
纵使天地将湮山水不再
亦将玲珑金钗合骨长埋

愿我如星夜夜流光高冠
愿我如月年年拂照眉案
三生荣华不改棠棣遍开
吾心安处梦成乡音未衰

歆羡鸳鸯双宿还
雁书遥寄云中来:
“生当不离死当别,
蜡炬成灰泪始干”

念白:“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

注: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与月”引用自欧阳修《玉楼春》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引用自两汉时期的一首离别诗。
*“蜡炬成灰泪始干”引用自李商隐的诗句。
*“但吟东风,闲云入怀”引用《闲云志》
*“星汉难越”与“泠泠独奏石溪柳岸”引用自《白石溪》中“难越鸿沟”、“馀我孤奏”
特此注明,借鉴并非抄袭,并向原作表以致敬。

禁止任何形式的修改及剽窃。谢谢

填词《思追犹可苑》

#一个拖延症的自我拯救#
#还是熟悉的味道 还是熟悉的渣(你#
首先给自己撒个花我终于完成了这个拖延已久的填词计划,总算把蓝愿小天使的同人曲填出来啦(不!苦于一直没能找到合适追追小天使的曲子这个计划也是一拖再拖(找什么理由你。
不过!今天!总算!产出来了!(。)
无视掉上面疯癫毫无逻辑的话吧。
蓝愿天使在世人眼中都是温文尔雅的小暖男形象,但是这个孩子身上亦背负了许多沉重不已的东西,比如血脉,再比如他原本的身份。虽然含光君将小阿苑救回云深,也将他教养得很好,但仙门百家如此纷乱,明枪难防暗箭难躲,小阿苑生存下去并非表面上看得如此简单。所以我心疼他血脉的沉重,以及这些本不该这个孩子承受的痛楚。
幸亏啊,云深不知处给了他家的温暖,弥补了这个遗憾。
所以知道身份了又怎样呢?
这里才是小阿苑永远的家。
-------------------------------------------------------------------------------------------------------------------
《思追犹可苑》


  ——蓝愿同人曲。


原曲:《Arrietty’s Song》


填词:季珏


文案:季珏





--------


文案:


云深少年初长成,弱冠纹锦尚白衣。


礼教道义自谨记,温润翩翩且如玉。


难寻故地尽飞雪,苑愿两为何所异。


但余竹蜓挽风轻,夜阑折柳是乡音。





此心深处,才是故里。


-------------------------


                                                                                     


我心有一惑 故亲何寻


我心有一愿 可得乡音


似幻似真 梦里总难把你寻觅


时远 时近
时无 复又宁静


梦醒 不见你身影


云深处 风暖暮尚轻


亭台间 但闻七弦忘机


不知苑思何方 故里


临江畔 水浅吴侬语


藏楼阁 墨染蹒跚笔迹


不知锦书思绪 何寄





(bgm)





月明 鹤憩
陈情 崇山峻岭


仿是 故乡在我梦里


云深处 风暖暮尚轻


仙鸣涧 梅花落满乌啼


未明苑思何方 故里


东山雪 湮灭牡丹亭



雨初歇 追愿了然于心


故亲长伴从未 离去





(bgm)





云深处 风暖暮尚轻


姑苏弦 但余心间词曲


情仇恩怨长眠 故里


东山夜 雪浪绽芳华


晴尚岚 追愿了然于心


故亲长伴从未 离去





-终-
------------------------------------------------------------------------------------------------------------------


略长,感谢你们看到最后!新年快乐!比心

《琴恨生》记柳永。

晚间寻来柳永的词读了读,之后查了他的生平,颇有感触。仿来词一首,拙作记柳七。轻喷w

           《琴恨生·障月无绪》

  障月无绪,弦外漏迢递。墨书纸卷,此律最相绝。莫把缟衣披红罗,曾恸哭三千,傲雪明月当对歌,清酒祭故约。

  宋时三变,坊间七郎,少年何处寻?不见风流唯见月。柳岸风晓,伫栏凭眺,江心愁煞人。流水暗闻思眉眼。

  恸七郎,恸三变,景庄残耆卿,难留白衣尽飞雪,悼柳节。两三言,弃官爵,惘弄风云涌,不若把酒戏世间,与君勉。

填词系列《池中鳞》<敛芳尊+大小姐>

#古风填词系列·魔道祖师#
#兰陵金氏#敛芳尊+大小姐#

新白渣占tag致歉。

敛尽世间芳华,尝遍世态炎凉。
搅弄诡谲风云,一朝金星雪浪。
纵天地孑然,无处可堪诉。
亦不绝岁华,独傲然鼎立。

风吹金衣,牡丹盛放。
敛尽世间荣华。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雷便化龙。

----------------------------------------
《池中鳞》
原曲:明日への讃歌
填词:季珏
文案:季珏

风吹鹤阁中金星雪浪
池中鳞蓦然涟漪微凉
足踏芳敛衣翩语
兰玉如初意尽藏
临江叹墨册败寇成王
清平乐岁朝剩我痴妄
如梦令里依稀瑶华铃叮响

虚与委蛇 胆薪遍尝
玉树琼林 宴酣声不绝
历蹉跎 承世人尊学 耀光可奉仙
绝一夕善念 恨此生烽烟 无解

牡丹放
朝暮共生如诗亦如画 陵中葬
醉流霞
身后悲欢诡谲场 不过是 唱罢

待得云归天下凤曦徜徉
载这是非功名入丹青廊
叹邪正道与否不过尔等肖想

剑义怀心胸 岂能将之忘
稚嫩臂膀 护一方民安康
眉间砂 隐月光寂寥 明眸处藏锋芒
踽踽 恩怨如何能了结 心怅惘

牡丹放
朝暮共生如诗亦如画 陵中葬
醉流霞
身后悲欢诡谲场不过是唱罢

风吹鹤阁中金星雪浪
池中鳞蓦然涟漪微凉
足踏芳敛衣翩语
兰玉如初意尽藏
临江叹墨册败寇成王
清平乐岁朝剩我痴妄
如梦令里依稀瑶华铃叮响

世敛芳难平今生太匆忙
如何判红尘繁复怎思量
情义错付不归处阴阳莫望
纵然是前路叵测无常
亦不惧人间歧多沧桑
终是言此生未曾悔与君共话

风吹鹤阁中金星雪浪
池中鳞蓦然涟漪微凉
足踏芳敛衣翩语
兰玉如初意尽藏
临江叹墨册败寇成王
清平乐岁朝剩我痴妄
如梦令里依稀瑶华铃叮响

填词。《莲醉》

#苦干两个时辰填出的不知道啥玩意#
#但就是执拗地想给舅舅一篇#
音频怪物的一醉南柯在听开头就让我爱上了,恨醉前辈的填词很美,就像醇酒一般令人沉醉。听着好似眼前浮现一幅画面:紫衣轻着的他坐在石案边,手执酒坛,望着满池莲花,仰头痛饮,继而大醉酩酊。就是想描写这样一个江澄,在那些年月里江澄实在太累了,亲人兄弟都相继离去,他必须独自扛起肩上的一切,面对世家的暗剑刀影。所以就在今夜,不如长醉一回罢,褪了所有盔甲坚刃,放肆一回。
(好我知道我啰嗦你打我我也要说!x

《莲醉》魔道祖师江澄同人曲。
原曲:《春よ、来い》
填词:季珏
文案:季珏

好梦自浮生,生馥梦涟枕。
好醉自南柯,柯燕载故人。
年少竹马、纸鸢芳媛、莲坞晏晏。梦里花落,而又复生,如此反复不知多少。步步踏来酸伴苦,回首还看时,抿然自笑。
既醉且悲。
既醉且惫。
天地孑然。
罢!罢,一人饮酒,也好醉不知愁。
澄吟如旧,我亦如旧,故人不如旧。

————————————————
曲既罢  唱了东风又吟昔往
往朝露  去日孑然身多悲惘
惘几度  春生泽芝冬去蓬枯
枯莲坞  难留住 年少志怎堪殊途

馥梦还还浮生
故人回回长恨
阑珊处夜暮沉
何处寻何处问

莫停罢 明知不可而为
孑然啊 只影徜徉方知惫
离人啊 如今轮了几回
舟影茕茕灯浮动莲也醉

莲亦醉 一樽还酹
敬沧海敬桑田
可还有谁 邀我斟月举杯

憧憧雁影去又归
茫茫澄江拢霜寒
醺眸浅睁 恍见荷衣踽踽提灯
醒罢唯有枕上泪痕 

馥梦还还浮生
故人回回长恨
困守这云梦魂
无处寻无处问

莫停罢 明知倥偬无悔
孑然啊 少时仍忆不可追
离人啊 如今轮了几回
唤声阿姐依稀菡萏葳蕤

夜天长 将她深深埋葬
孤冢蛮 一场轻狂一场荒
今夜渔火未歇 悲作酣然陈酿
千百杯不醉莲花湖漪涟
千百杯不醉十载如云烟
我只醉阡陌红尘独身回

#填词原创禁盗#其他事情私信#这里季珏请多指教了。